气候变化领导力五年记:世界银行集团首个气候行动计划

气候行动 :变革催化剂

 

2016年,四级飓风“马修”导致海地发生山体滑坡。海地为世界最穷国之一,经历了几十年的政变、贫困和灾难性地震。“马修”影响了200多万人,导致500多人死亡和17.5万人无家可归。

 
“我们发现,此类事件因气候变化在过去几年间更为频发,其破坏力更强,”海地公民保护局局长、外科医生兼灾害医疗专家Jerry Chandler说。该局主管海地灾害风险管理工作。
 
2020年8月,热带风暴“劳拉”袭击了海地及其邻国 多米尼加,导致更多人丧生,也促使海地数支志愿者队伍投身救灾行动。
 
尽管资源不足,但海地仍在强化其全国灾害响应和风险降低体系,Chandler介绍说。该国正在实施数个项目,旨在完善天气数据,建立国家国家预计体系 。该国开展的全国宣传活动正在增强人们对应急流程的了解。
 
Chandler说:“人们需要确切了解他们应当防范的风险,这样才能调整其生活方式并适应新环境。”
 

应对新冠疫情和气候变化:发展挑战异于其它各种挑战

 
与海地一样,全世界其它国家在应对新冠疫情的同时也都面临日益增大的气候风险。
 
仍在扩散的新冠疫情已然使得全球卫生领域遭受了沉重负担,并且有可能导致多达1亿人陷入极端贫困境地。世界银行集团已面向100个发展中国家开辟了紧急援助通道,助其应对疫情;到2021年,其提供的援助总额可能高达1600亿美元。
 
与此同时,世界银行集团持续致力于应对气候变化——对全球人口特别是最贫困和最脆弱人群而言,这是另一大威胁。
 
就在世界各国集中在一起商讨划时代的《巴黎气候变化协定》之后不久,世界银行集团发布了目标高远的《气候变化行动计划》,旨在进一步增加对发展中国家的资金和技术援助,助其加快气候行动速度并加大行动力度。
 

世界银行集团已承诺把气候融资规模从2016年占其贷款总额的20%增至2020年的28%。过去三年来,每年都超额完成了上一年度目标。在该计划执行期内,世界银行集团已累计交付了830亿美元气候融资。

“推动各国乃至世界银行采取气候行动的正是它们对现在采取行动而非等待所产生的经济和社会效益的认知,”世界银行南亚地区可持续发展局局长John Room介绍说。
 
下文介绍了从该行动计划执行过程中汲取的五条早期经验,它们对我们助力借款客户国应对气候变化同时助力各国从本次疫情中可持续复苏的努力至关重要:
 
(1)把气候变化议题纳入项目和战略
 
随着该行动计划的施行,所有世行贷款新项目都需进行气候风险筛查。在项目设计的每个阶段,气候变化因素都被纳入考虑,也已被纳入了世行与发展中国家合作伙伴联手制定的所有多年发展战略。
 
“这种把气候议题以主流化形式纳入我们所做的每项工作的做法切实改变了一切,”世界银行气候变化局资深经济学家Stephane Hallegatte说。“该做法系统性地把基于气候的发展列入议事日程,有助于我们的借款客户释放低碳、韧性发展机会。”
 
极其重要的是,世行支持的范畴已超越了传统上需采取气候行动的领域,如能源、农业和环境等领域,把气候智慧型发展的范围拓展至包括以下内容的项目:同步加强数字发展和增强气候韧性(如在孟加拉国;把气候议题纳入宏观财政预算和规划过程(如在菲律宾);提高能效和水效(如埃及医疗卫生系统)。
 

(2)恢复景观,改进土地利用实践

 
鉴于全世界共有40亿人生活在频繁缺水地区,世界银行集团把气候智慧型土地利用列为一项重点任务,旨在提升粮食安全水平,保护自然资源。
 
“我们清楚地看到非洲粮食体系总体上处于危险之中,”世界银行西非和中非地区可持续发展局局长Simeon Ehui说。“据我们估算,非洲目前有2.77亿人正遭受营养不足困扰。这一问题的主要推动因素是气候变化。我们必须要对该问题采取行动。”
 
越来越多的农业项目具有“气候智慧性”,即在减少温室气体排放的同时提升生产率和韧性。解决方案已得到大范围应用,使得成百上千万人受益:在印度马哈拉施特拉邦,700万农民正接受土壤肥力和水资源管理、作物品种选择和种子质量以及低成本有机生产实践等方面的培训。
 
“为确保从新冠疫情中复苏过来,除了把气候议题纳入考虑之外,我们别无选择,”世界银行中东和北非地区可持续发展局局长Ayat Soliman说。在该地区,相关项目正在恢复绿洲和民生并建立对旱灾和洪灾的韧性。
 
“复苏模式极其重要,因为有了好模式,已然遭受严重冲击的群体所面临的风险就不会进一步遭忽视或加重。”
 

(3)保护脆弱人群,使其免遭气候冲击

 
“毫无疑问,新冠疫情导致的(经济)中断增强了防范对整个经济领域具有严重、系统性影响的环境风险的重要性,也给我们重新思考对生活质量最为重要的因素提供了一次契机,”世界银行东亚太平洋地区可持续发展局局长Benoit Bosquet说。
 

借助该行动计划,世界银行集团采取旨在建立人、基础设施和经济的韧性的组合措施,已帮助多国降低了灾害风险。随着气候影响增大,这些措施至关重要,同时也可降低死亡人数。例如,印度和孟加拉国所做的防灾准备确保了今年五月超级龙卷风Amphan登陆之前把数百万人转移至安全之地。

孟加拉国采取的关键政策干预措施推助减少了气候灾害相关死亡人数。资料来源:图片: © 全球适应委员会/世界资源研究所

 

太平洋岛国中,图瓦卢和瓦努阿图在今年早些时候遭受龙卷风袭击后,借助名为巨灾延期提款贷款(DDO)的新工具快速获得了应急资金。
 
 
“我们设立的旨在应对频发性气候事件的众多体系也属同一类型的应急响应体系,它们大大有助于各国政府组织力量应对新冠疫情,”世界银行拉美加勒比地区可持续发展局局长Anna Wellenstein说。
 
这些体系包括“适应性社会保护”体系或在遭遇龙卷风或旱灾等重大冲击时能够快速扩大覆盖范围的安全网体系。例如在莫桑比克,现有的安全网体系覆盖范围得以扩大,覆盖了受2019年龙卷风“伊戴”和“肯内斯”影响的另外11.5万户家庭。
 
“世界银行已帮助全世界低收入国家建立了本国的社会安全网并增强了它们的冲击响应性,使得这些国家能够更好地为应对危机做好准备,”世界银行社会保护和就业局全球局长Michal Rutkowski 说。“此类体系能够在危机期间得以扩大化,也能够得到调整,以满足新需要。”
 
新冠疫情期间,建有强大社会保护体系的国家有能力更快、更有效地加大对本国受影响人口的支持力度。
 

(4)鼓励各国在提升能源可及性的同时向低碳能源转型

在印度最偏远村庄之一的Sarita Asur村,一位自给自足型农民介绍了她第一次打开电灯时的感受:“那一刻我们相当兴奋。电灯改变了我全家的生活。”在世界银行集团重点面向私营部门的下属机构国际金融公司支持的一家小型企业帮助下,她家目前安装了由某8千瓦电网供电的三盏LED灯。图片: © Dominic Chavez/IFC

 

世界银行集团优先投资于可再生能源和节能,并把此类投资视为助力借款客户减少温室气体排放的关键。世界银行集团资助实施了全世界规模最大的部分太阳能项目,联手气候投资基金支持了摩洛哥Noor聚光太阳能电厂的建设——该厂是全世界利用这一开拓性太阳能储能技术的少数几家电厂之一。世界银行集团也支持了埃及BenBan太阳能园区 和印度超大型太阳能园区的建设,其中后者帮助向约800公里以外的德里地铁供电。
 
 
“开始把气候问题理解为一次契机至关重要,”国际金融公司气候业务局局长Alzbeta Klein说。“我们从实证和以往工作中认识到,大量可再生能源技术正在提供众多就业岗位。在从本次新冠疫情中复苏过程中,各国有机会支持创造未来低碳发展道路所需的就业岗位。”
 
离网太阳能发电已经惠及了成百上千万人(主要为南亚人和非洲人),同时有可能成为40%非洲人获取能源的主要途径,世界银行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基础设施局高级局长Riccardo Puliti说。
世界银行集团“照亮非洲”项目已建成了一个国际离网发电市场。目前,该市场正在支持年度规模达10亿美元的(离网发电)行业向逾1.5亿人提供供电服务。
 
“我们的目标是到下个十年末使整个非洲的供电率提高一倍,让非洲成为一个气候友好型大洲。过去四年来,我们的项目通过利用地热能、太阳能以及水能发电已经供应了约1000兆瓦新型绿色的气候友好型电力。今后,此类供电量将继续增加,”世界银行集团《“下一代”非洲气候业务计划》高级顾问Thomas O’Brien说。
 

(5)向低碳交通运输转型

在世界银行国家自主减排贡献方案支持机制的支持下,孟加拉国已针对其内河航运业制定了一项低碳战略和一份商业计划。图片:© Mehrin Mahbub/世界银行

 
鉴于交通运输行业贡献了四分之一的全球能源相关温室气体排放,世界银行将支持其借款客户投资建设公共交通运输系统,使货运从公路运输转向铁路运输并在有条件的地方转向水路运输,其中水路运输的每公里运输里程排放水平最低。
 
世界银行正在支持印度建设一条德里与加尔各答沿线超大城市之间的专用货运铁路走廊,同时将考虑支持建设内河航运设施,用于孟加拉国、印度以及尼泊尔三国之间的跨境客运和货运服务,世界银行南亚地区基础设施局局长陈广哲介绍说。
 
在拉美加勒比地区,电池技术革命正使得电池驱动的电动公交车变得可行,世界银行拉美加勒比地区基础设施局局长Franz R. Drees-Gross介绍说。
 
在能源强度较高的欧洲中亚地区,相关方面一直在努力把货运从卡车转向铁路、提高公共和私人建筑的能效、在减少煤炭用量的同时增强可再生能源用量,世界银行欧洲中亚地区基础设施局局长Lucio Monari介绍说。 
 
另外,鉴于各国开始步入更清洁能源发展和更清洁交通运输道路,它们应当思考如何确保依赖化石燃料的社区实现用能转型。“为实现成功转型,我们必须要找出相关办法,以缓解该转型对煤炭行业工作人员的影响,”世界银行东亚太平洋地区基础设施局局长Ranjit Lamech说。
 
这方面的政策也可对碳定价工具予以补充:截至2020年6月底,61国已开始或计划实施碳定价政策。

 

《气候变化行动计划》2.0

 
近期实施完成的首版气候变化行动计划取得的成果表明,世界银行集团在气候行动方面扮演了领导角色。展望未来,我们的下一版《气候变化行动计划(2020-2025)》(编制中)旨在加大对采取大力气候行动的国家的支持力度,为此将增加气候适应融资,支持国家层面增加系统性气候行动。
 
在各国努力应对新冠疫情所致经济影响的同时实施这一计划,意味着要探讨既能够实现短期目标(如就业和经济增长目标)又能够实现长期目标(如去碳化、增强适应性和韧性、帮助我们的借款客户实现可持续复苏等目标) 的干预措施。
 
依托我们的技术专长、业务知识以及财政资源,包括从成功实施首版《气候变化行动计划》过程中汲取的经验,我们将扩大我们的工作范围,如跳出传统气候业务领域、确保先期气候行动成为新冠疫情过后经济复苏的核心内容。如此,我们即可为我们的借款客户实现关键的系统性且涉及整个经济领域的转变,也可助其确立能够在今后几十年内释放低碳、有韧性效益的当前发展道路。
 

“对于已在发展领域供职数年的我们,显而易见的是,气候变化有可能扭转我们已取得的来之不易的成果,”世界银行气候变化局全球局长Bernice Van Bronkhorst说。“我们正面临一代人一遇的契机来帮助借款客户采取气候行动并从中获得更清洁空气和水、更健康海洋、更具韧性城市以及更可持续粮农系统所产生的效益。我们将致力于把这项工作做好。”

 

浏览量:0
创建时间:2020-09-16 10:14
< 返回
首页    新闻资讯    行业资讯    气候变化领导力五年记:世界银行集团首个气候行动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