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力统筹供需两端 推动生物经济高质量发展

 

 
近半个世纪尤其是进入新世纪以来,生命科学领域持续取得重大技术突破,生物技术渐与信息技术并行成为支撑经济社会发展的底层共性技术,生物技术产品和服务加速以更加亲民的价格、更加贴近市场的形态走进“千家万户”,针对生物资源保护开发利用、生物技术创新及应用的制度体系日趋完善,生物经济时代加速到来。在此背景下,《“十四五”生物经济发展规划》的出台恰逢其时、正当其势,分析了发展生物经济的重大意义及国内外形势,明确了未来4大重点领域和阶段性目标,并从科技创新、产业发展、资源保护利用、生物安全、政策环境5方面部署了重点任务。这将进一步统一思想、凝聚共识、明确方向、汇聚力量,推动我国在生物经济时代取得新发展、实现新跨越。

 

 
 

 

一、我们正在经历生物经济时代的快速发展期

进入21世纪以来,公众对于生物技术产品和服务的认知度、接受度和需求量快速上扬,生物经济时代由朦胧期逐渐迈进成长期。举例来看,10年前,绝大多数孕妇、患者对于基因检测胎儿情况、癌症早期发现等效果还将信将疑;今天,已经有数百万级的消费者愿意为此买单。5年前,人们对核酸检测的效用还懵懵懂懂;今天,核酸检测已经成为确诊新冠病毒感染的“金标准”,市场需求激增,成本及价格也一降再降。此外,越来越多不可再生的石化基产品由可再生的生物基产品替代,生物质能成为再生能源的重要组成部分,利用现代生物技术改造的农作物在产量和品质均得到大幅改善。

综合判断,在1953年DNA双螺旋结构发现和2000年人类基因组破译基础上,伴随基因工程等现代生物技术快速发展,尤其是生物技术与信息技术、农业技术等深度融合,生物经济已经迎来了快速发展期。

二、坚持创新驱动,提升生物经济发展要素的供给质量

生物技术具有知识、技术、资本密集度高的特征,基于生物技术进步衍生的新生产、流通、交换、消费模式及制度体系,高度依赖生命科学发展以及生物技术、专业人才、资金等创新要素和生物资源蕴藏情况。抓住生物经济时代的跨越发展机遇,要求我们必须加大力度夯实科学基础、补齐创新短板。

一是以需求为牵引明确创新主攻方向和突破口生物经济时代,科技进步的宗旨是服务于人民、人类社会乃至整个生物界、自然界。科技创新的方向必然要结合时代需求,更加贴近人民生命健康、经济社会高质量可持续发展。生物经济发展的重点方向应在前期生物医药、生物育种、生物制造、生物环保、生物技术服务等产业相对扎实健全的基础上,聚焦面向人民群众“医”“食”“美”“安”需求和生物经济强国建设目标,重点发展面向人民生命健康的生物医药领域、面向农业现代化的生物农业领域,面向绿色低碳的生物质替代应用领域,加强国家生物安全风险防控和治理体系建设。

二是集中力量攻坚克难。生物经济繁荣可持续发展亟需坚实厚重的科技创新基础。要面向生命科学领域的世界科技前沿水平,加大力度投入生命科学基础研究、应用研究,持续推动产学研医的合作研发。围绕生命科学领域事关世界科技前沿的方向,支持一批重大科技基础设施和创新平台,创新资金投入方式和运营管理模式,在设施平台运行期间,多方式、多渠道引入医院、企业、第三方检测机构等共同参与测试反馈。密切对接健康中国战略实施的紧迫要求,尤其面向制约生物技术应用推广的“卡脖子”问题,加快部署推广一批新的生物技术攻关。

三是想方设法汇聚全球创新资源。生命科学、生物技术以及专业资金、人才等是生物经济时代背景下重要的创新资源,必须要坚持开放创新,积极融入全球生物经济创新体系,推动生命科学、生物技术双边和多边国际合作。以更高水平的对外开放、更大力度的改革举措,广纳海内外各类人才、团队,更好利用海内外专业化的创新创业资本,加强跨境科技合作项目,降低创新要素合作的制度性障碍。

四是积极推动产业集群和改革先行先试。产业集群是生物经济率先发展的引航标。从过去一段时间以来我国生物产业集群快速发展的实践看,集聚化发展模式既顺应了生物产业的发展规律,也符合生物经济时代部分区域率先实现局部突破、引航新时代发展的要求。要在前期推动生物产业集群发展工作的基础上,突出特色化、差异化、专业化、多元化,在部分有条件的区域大胆尝试制度改革突破,在准入、监管、定价、保险、税收、安全、重大问题争端解决机制等方面,积极探索体制机制和政策的先行先试;在知识产权、科技成果转移转化、人才引进、金融扶持等方面设立绿色通道,给予更大力度的政策倾斜。

三、发掘内需潜力,充分激发生物经济活力

我国是全球第一大原料药出口国、第二大药品医疗器械消费市场和重要的药品研发服务贸易出口国,超级稻、基因检测等生物技术产品和服务发展水平已经处于世界第一梯队。伴随人口老龄化加快、居民收入稳步提高等,人民生命健康需求大幅增加。同时,健康中国、美丽中国、平安中国、“双碳”目标战略的加快实施,将持续释放生物经济市场潜力。“十四五”乃至未来中长期,激发强大内需潜力是建设生物经济强国的重要抓手。

一是要赋予生物技术经济属性与信息技术类似,生物技术的经济属性是与生俱来的,这就意味着提供生物技术产品和服务将有利可图。回归生物技术经济属性,要从多个方面入手最大限度确保从事研发、生产、服务各个环节的生物技术企业,能够获取合理的经济回报。积极探索创新生物技术产品和服务的准入及定价机制,除涉及国家安全、公共安全外,大幅度放开生物技术和服务的准入限制,绝大部分交由市场确定价格,激励企业安心从事高附加价值产品和服务的开发。

二是要保持生物技术企业创新发展的动力生物技术企业能否准确把握市场需求尤其是超大规模国内市场,是生物经济领域创新企业实现盈利和可持续发展的关键,也是我国生物技术企业应对国际科技创新环境的关键。创新企业应继续发挥比科研院校更贴近需求、比国外同行更贴近国内市场的优势,更多面向行业细分市场追求臻美极致,积极挖掘“无人区”层次的内需潜力。进一步完善针对创新产品和服务“勇于尝鲜”“消费得起”的政策环境,促进创新产品和服务的生产准入、定价、质量监督、配套服务、舆论引导等多环节完善,加快形成“创新企业盈利-消费者买单-企业再创新”的良性互动机制。

三是要发挥政府在扩大生物技术市场应用空间的积极作用从部分生物经济发达地区的经验看,政府采购等手段有力带动了生物经济领域新技术新产品新服务走进“千家万户”。例如,部分城市将产前基因检测筛查等项目纳入地方医保范围,大幅度带动了本地及国内基因检测行业的发展。未来一段时期,要激励有条件、有潜力的区域,实施更多生物产品和服务的应用示范带动项目,积极推广复制好经验好做法,实现以应用促发展,以示范的小市场带动推广的大市场。

 
 

 

 
来源:中国标准化研究院资环分院
 
 
浏览量:0
创建时间:2022-05-15 16:52
< 返回
首页    政策法规    政策解读    着力统筹供需两端 推动生物经济高质量发展